中科院Nature文章發布遺傳譜圖

【字體: 時間:2016年05月03日 來源:中科院

編輯推薦:

  冰河時期的歐亞人群演化是否具有連續性,是否存在人群重組;距今7000年-45000年間不同區域的古人群具有哪些特點,是否相互關聯,各自對現代人群有怎樣的遺傳貢獻。

  

  5月2日,《自然》(Nature)雜志以ARTICLE的形式刊登了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作為第一完成單位的論文《冰河時期的歐洲人群歷史》(The genetic history of Ice Age Europe)。文章第一作者古脊椎所研究員付巧妹與美國、德國、意大利、愛爾蘭、西班牙等國同行合作開展了此項研究,所探討的核心問題是:冰河時期的歐亞人群演化是否具有連續性,是否存在人群重組;距今7000年-45000年間不同區域的古人群具有哪些特點,是否相互關聯,各自對現代人群有怎樣的遺傳貢獻。

   在此之前,被分析過的全世界基因組范圍內的舊石器時代晚期現代人僅有幾個個體樣本,該項目提取和研究了51個末次冰期歐亞不同人群個體的基因組數據,極大擴展了此領域研究的時空框架;與以前靜態分析舊石器時代晚期單一個體基因組不同,本項目首次揭示了該時段歐亞地區完整的人口動態變化情況,更翔實地繪制出冰河時代歐亞人群的遺傳譜圖,呈現出史前人類演化的復雜性細節,揭秘了人類歷史鮮為人知的過去,是該領域研究的一項重大突破,必將引起考古學家、人類學家、古生物學家和公眾的廣泛關注。

  該項研究表明:1)早期現代人中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含量在很短的時間里下降1.5~3倍。在距今37000年-14000年間,歐洲人群具有很大的連續性,因此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含量在很短的時期內下降不能用不同人群混合稀釋來解釋,很可能是自然選擇去除不利于現代人適應環境造成的結果;2)歐洲存在一個早期現代人的重要群體,他們對后期人群影響很大。該地區有些群體在其間消失。這些在不同時空分布的51個個體不僅揭示出各自本身和所在群體的遺傳信息,還反映了不同人群的相互關系,并在探討已知的考古文化體系間的復雜關系方面具有重要作用;3)末次冰期結束后的第一個強烈變暖事件對歐洲人群結構影響很大,那里的人群在距今14000年左右的冰期結束后與近東人群出現了很強的聯系。

  付巧妹是古脊椎所古DNA實驗室暨“中國科學院·德國馬普學會古DNA研究中心”主任。該實驗室隸屬中國科學院“脊椎動物演化與人類起源重點實驗室”,近年已由付巧妹作為第一作者在Nature上連續發表3篇重要論文,在早期現代人演化和尼安德特人與早期現代人基因交流方面取得重要突破。另一篇由付巧妹領銜的發表于PNAS 的文章,報道了對出土于北京田園洞4萬年前的人骨所做的線粒體DNA與核DNA的提取和測序分析結果,從遺傳信息角度找到了目前蒙古人種最早的直接祖先。付巧妹的研究工作和該實驗室的成果已引起國際學術界的高度關注和評價。

  該研究得到中科院院長基金、中科院國際合作局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資助。

歐亞距今45000年-700051留下遺傳信息的人類個體的年代和分布(付巧妹供圖)

 

圖2 冰河代人印象Stefano Ricci供圖) 

原文摘要:

The genetic history of Ice Age Europe

Modern humans arrived in Europe ~45,000 years ago, but little is known about their genetic composition before the start of farming ~8,500 years ago. Here we analyse genome-wide data from 51 Eurasians from ~45,000–7,000 years ago. Over this time, the proportion of Neanderthal DNA decreased from 3–6% to around 2%, consistent with natural selection against Neanderthal variants in modern humans. Whereas there is no evidence of the earliest modern humans in Europe contributing to the genetic composition of present-day Europeans, all individuals between ~37,000 and ~14,000 years ago descended from a single founder population which forms part of the ancestry of present-day Europeans. An ~35,000-year-old individual from northwest Europe represents an early branch of this founder population which was then displaced across a broad region, before reappearing in southwest Europe at the height of the last Ice Age ~19,000 years ago. During the major warming period after ~14,000 years ago, a genetic component related to present-day Near Easterners became widespread in Europe. These results document how population turnover and migration have been recurring themes of European prehistory.

我來說兩句
0  條評論    0 人次參與
登錄 注冊發布
最新評論刷新
查看更多評論 > >
相關新聞
生物通微信公眾號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國際
  • 國內
  • 人物
  • 產業
  • 熱點
  • 科普
  • 急聘職位
  • 高薪職位

知名企業招聘

熱點排行

    今日動態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場 | 核心刊物 | 特價專欄 | 儀器云展臺 | 免費試用 | 今日視角 | 新技術專欄 | 技術講座 | 技術期刊 | 會展中心 | 中國科學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權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信箱:

    粵ICP備09063491號

    5分赛车破解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000793股票行情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河北十一选五购买技巧 安徽快3开奖公告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飞鱼彩票基本走势图 快乐8游戏规则 099期3d试机号 河南今天11选5开奖结果 000036股票行情 炒股是最难成功的职业 河北快三形态走势图图